20151221_124733.jpg  

我以為2010年在富士山玩的生存遊戲 – S型下山道上摸黑下山 已經夠刺激驚悚, 這次的滑雪行似乎不亞於此; 生存遊戲的開始鍵又被我們輕輕敲了一下。

睽違三年多, 我又再次背起背包扛著雪板上Whistler。對愛滑雪人士來說, 溫哥華可說是佔盡了地理優勢, 因為從溫到Whistler這世界級的奧林匹克滑雪勝地只需兩個小時車程, 路況好一個半小時就可以到, 簡直就像自家後院一般。

這次咱一群大學朋友一共10個人, 平時三不五時聚在一起吃吃喝喝, 一起去滑雪還是第一次。我們這一行人裡級別的range很廣, 有那種教練級可以在空中飛來飛去的, 也有那種連剎車都還不太會的, 但其實出發前大家都不知道每個人真正實力在哪裡, 所以對一起滑雪這件事是興奮又緊張。第一天都還沒開始滑, 在住的小木屋大家就已經瘋狂的分享各自的滑雪經驗談, 口頭教學, 紙上談兵。

mmexport1451341264163.jpg  

晚上我們玩遊戲, 喝酒吃宵夜, party音樂, 把煩惱拋諸腦後, 度假模式正式啟動。

 mmexport1451341110033.jpg  

第二天早上大家全副武裝, 個個穿得跟熊一樣, 浩浩蕩蕩來到山上, 摩拳擦掌, 躍躍欲試。Whistler在我們去之前已經連續下了好幾天雪, 雪道上的雪可說是新鮮至極, 鬆軟可口, 是所有滑雪人夢寐以求的場地。

mmexport1451341231846.jpg  

山像蓋了一層白紗, 白雪皚皚, 美不勝收。

mmexport1451346974852  

mmexport1451346983949  

通常都是這樣子的, 一開始大家一起滑, 然後漸漸地會一分為二, 二分為四, 四分為八變成小組行動, 有情侶組, 教練與學徒組, 自生自滅衝很快組, 自生自滅中規中矩組和自生自滅不知道自己在滑什麼組。我在這群裡算是快的, 但我通常會穿梭在各個組之間, 偶爾停下來等後面的, 宛如他們的休息站牌, 不然就是衝到前面, 和前方的朋友一起追求速度與刺激。

mmexport1451341193849  

mmexport1451341285778.jpg  

後來一個朋友說她對我這次滑雪的印象就是一直站在前方, 像這樣:

mmexport1451341188962  

當天吃完午餐補充體力後, 10個人又再度合體, 準備下山。那時大概245左右。 Whistler 3點關山, 而這麼早關山是有它的原因的; Whistler山太大, 所以山上工作人員需要花好一段時間清山和整理雪道。也因為早早關山, 天黑時山上是沒有燈的。

當時我們下山的方式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坐纜車, 一個是直接滑下山, 但坐纜車的地方在半山腰, 所以不管怎樣我們都要滑一段。那一段下山道基本上不算太難, 還在大家可以駕馭的範圍內。我們滑啊滑著, 享受著大家一起同樂的時光, 中間還有餘裕搞全員大自拍, 渾然不知瘋狂已在空中高歌。

mmexport1450683522029.jpg  

滑了將近45分鐘, 我們到了坐纜車的地方。那裡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能繼續往下滑, 但已開始起大霧。我們商議了一會兒, 有兩位女生決定坐纜車, 其他人則用滑的。當時天還微亮, 雖然起大霧, 雪道還是在可見範圍內, 只要大家一起滑, 互相呼應, 加上有教練級的朋友帶路與斷後, 估計25分鐘就能抵達山底。就這樣, 我們再次拴緊腳上的板子, 滑向那我們自以為有把握的未知。

少了兩位需要被照顧的女生, 照理說整體的速度應該要變快, 但我們卻忘了還有他。在這裡姑且稱他為小明吧, 小明這次也才第二次還第三次滑雪, 一些基本動作都還不太熟悉, 但重點是小明是男生。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很多男生天生好動, 而且常常有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態度, 很多事情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幹了再說。之前去滑雪時我就看過我兩個完全沒滑過什麼都不會的男性友人, 到山上後直接把板子打直, 直直衝下山去。 結果當然是狂摔 (因為不會剎車只能用摔倒的方式停下來), 但因為他們敢衝而且不怕摔, 所以其實速度還是跟得上會滑的人的。而小明這次前煞已經小有心得, 要是小明也秉持著初生之犢不怕虎的精神以這種方式下山, 不但能跟得上其他人, 摔倒次數也不會太多。是以至於雖然小明還是初學者, 我們也沒太擔心。

然而, 越來越濃的大霧與越來越暗的天色, 魔鬼般的邪惡組合, 徹底打亂了我們的計畫。那時霧裡還飄著雪, 一粒粒細雪像是成千上萬的白色小精靈飛來晃去, 不斷干擾我們的視線。前方的雪道在霧中越來越模糊, 到最後似乎和飄雪合而為一, 是平緩是陡峭, 再也無從得知 (後來聽說我們中間一度滑到黑道 - 等級最高的雪道, 據說還是當年奧林匹克的比賽專用道, 簡直像在玩命)。雪上加霜的是, 那天正巧是冬至, 是黑夜最長晝日最短的一天, 不到四點天色已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暗降下來。在這樣險峻的環境下, 不要說小明, 連其他人都幾乎快沒辦法把板子打直滑; 在看不清路的情況下, 誰知道這樣衝會衝到哪裡? 我有一次索性加快速度滑一陣子試試看, 待我回過神來我已經在雪道邊緣, 只要再過去一點就是滑下懸崖峭壁, 一路滑到極樂世界。當時只見每個人一寸一寸小心翼翼地煞將下來, 步步驚心, 分分艱難。

小明在這之前已經煞車煞了一整天, 大腿和膝蓋的痠痛可想而知, 其實身體負荷度已快達到極限。我們向他提議幾個下山方法, 包括坐在板子上滑, 背對著山下滑, 讓其中一人背下山, 直接用腳走,…站的坐的躺的他全都試過了, 只可惜沒一樣行得通。首先, 坐在板子上滑會衝太快, 雙腳根本來不及剎車和轉換方向, 有一次滑到板子差點飛出去; 背對著山下滑是可以減輕膝蓋的負荷沒錯, 但重點是他要會; 背滑是學滑雪的一大里程碑, 通常是正面滑熟悉了以後才開始練背滑; 小明連正滑都還在摸索中, 你要他一下子背滑, 就像叫還在爬的小嬰兒去跑步一樣, 強人所難。後來帶隊的R自告奮勇, 姑且一試看能不能背小明滑下山, 只因為之前有背過女朋友滑的經驗; 只可惜這回不是別人, 而是體重比R女朋友重快兩倍的小明只見R吃力的將小明背起來, 用盡畢生的力氣在地上刷了短短兩下後再也無法前進, 哀嚎一聲, 頹坐在地。那個畫面看起來有點滑稽, 但當時誰也笑不出來。最後小明乾脆扛起板子直接用走的, 但用走的實在太慢, 當時天色已接近全黑, 我們正與時間賽跑, 照這樣走將下去勢必走到天荒地老。到頭來, 小明還是得用滑的慢慢滑下去。

終於, 小明再也撐不住了, 一屁股坐倒在地, 身心俱疲, 眼裡滿是絕望。圍繞在他身旁的我們也無計可施, 該試的都試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束手無策。咱一行人坐在雪道上, 周圍空氣冰冷鬱結, 黑暗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 吞噬了時間, 吞噬了永恆, 將我們緊緊包圍。 天完全黑了, 我們再也看不到前方的路, 也不知到底身在何處。緊張的氣氛銳利的像把刀, 將空氣一分為二。

冬至, 大家在家裡溫馨吃湯圓享受天倫之樂, 我們卻在這裡, 荒山淒淒, 林樹寂寂, 像困獸一般, 茫然地尋找那希望的出口。而此時此刻我們唯一能做的, 只有陪伴與等待。

後來, R打了電話叫山下的朋友聯絡救護部, 請他們派一台雪車來把小明載下山。就在那通電話後不久, 我們看到兩道模糊的光朝我們照來, 然後慢慢變強。有兩個物體朝我們快速接近。不是雪車, 是兩位清山人員。他們看到我們坐在那裡時有點驚訝, 了解情況後, 說小明由他們照顧, 其他人可以開始慢慢滑下山。他們態度很好, 很親切, 至少沒有罵我們什麼這麼晚了還在山上逗留之類的話, 我很感激他們。那時我們需要的是幫助, 鼓勵和希望, 而不是一頓於事無補的責罵。他們是滑ski, 所以他們幫助小明下山的方法是讓小明坐在雪地上, 兩隻手各抓一個人的桿子, 由他們拉滑下去小明等於是用屁股滑下去的。而其他人則藉由那兩個人頭上射出的希望之光, 緩緩前進。

終於, 就在不遠的前方, 我看到了。山腳下, 華燈初上的小鎮, 看上去是那麼的平靜安詳, 像一位慈母, 目光之中滿含欸欸柔情, 張開雙臂, 迎接孩子歸來。我用僅存的最後一絲體力和還沒退去的腎上腺素, 奮力衝刺, 奔向她的懷抱。而雪道的盡頭, 站著兩位楚楚嬌女, 似乎早已做好準備, 聆聽我們訴說那刻骨銘心的故事。

經過這次旅行, 我們之間的革命情感又更上一層樓;  以後不管做什麼都要一起, 就連刷牙也是, 再也不分開了。

20151220_235016.jpg  

小丹丹就是愛分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