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的第一個學期,在連綿不斷的作業與考試的狂轟濫炸砲聲中落幕。 好不容易走出了炮煙的瀰漫, 赫然發現,我已在飛往西班牙的飛機上, 重拾旅人的身分, 準備投入另一個陌生。 早已聽說西班牙是扒手最猖獗的國度, 在出發前還特地去會會女神,祈求她保佑我在西一切平安順利....(ㄟㄟ祈求平安的應該不是這個神吧...)

很高興見到我們的女神Wendy! 有緣再相見啊, 代我跟Vancouver的親們問好!


飛往西班牙的班機是早上七點多, 前一天晚上我們直接睡機場。 由於要去兩個禮拜, 出發前把冰箱的東西全部煮掉, 還為自己帶了個華麗的便當,有烤雞腿的那種。 那個便當成了我隔天的早餐,雖然冷的卻吃的我好不過癮, 同行的友人一直在旁邊碎碎念說太過分了....
 

飛機飛了兩個小時後抵達目的地。 在英國讀書來歐洲玩是多麼地方便, 這也算是當初選擇來英國放棄美國的動機之一吧! 當地時間早上11點05分, 我走出登機門,踏出了在歐洲內陸的第一個腳印。 登機門外是一片晴空萬里, 高掛在空的艷陽義無反顧地, 在這12月初冬的日子裡溫暖著大地。 這種被太陽照得睜不開眼睛的感覺是如此醉人, 又如此熟悉, 我把全身每個毛細孔打開來, 吸收陽光, 開始進行光合作用(what the....亂來)。 在台灣的朋友們可能會覺得不以為然, 都快被曬到中暑了誰還跟你在那邊吸收陽光進行光合作用, 但在英國這100天有99天是陰天+下雨的地方, 這麼熱血的太陽哪裡找?

入關時, 只見西班牙海關拿了我的護照,迅速翻翻翻翻到要蓋章的那一頁,用力一蓋, 頭都沒抬一下口都沒開就把護照還給我, 前後不到5秒鐘, 神速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這種不拖泥帶水不拘小節有效率的做事態度我太愛了, 哈哈! Welcome to Spain!

第一站: 巴塞隆納(Barcelona) 

咱為期兩個禮拜的自助遊就在這世界著名的城市展開。 12月巴塞隆納的天氣好迷人, 涼爽舒服, 還可以穿短褲出門。 第一天在路上看地圖找旅館時,有對情侶走過來問我們要去哪裡,並帶我們到需要轉彎的那路口。 他們的熱情與真心誠意讓我們在不到短短幾小時就愛上這座城市。在這城市的各個角落藏著西班牙建築設計鬼才安東尼.高第(Antoni Gaudi)的許多曠世鉅作, 其中首屈一指的非聖家堂(Sagrada Familia)莫屬。 聖家堂是座天主教教堂, 從1882年開始蓋蓋到現在100多年過去了還未完工; 一方面是因為資金問題, 另一方面是高第在工程還沒完成之前就離開人世, 而所留下的許多設計稿和模型在西班牙內戰時被燒毀, 讓後代的建築師必須花更多精力心血去揣摩他這精密複雜設計。 因受小時候住的環境影響, 高第所設計的每個建築都帶有強烈的自然色彩, 融入許多動植物的生命力,而聖家堂也不例外。 這種在高塔上鑲著植物模型的莊嚴大教堂還是首見, 而且在當時象徵權威的大教堂上搞這些東西, 讓人不得不佩服他過人的膽量以及對個人獨特風格的堅持。


高第另外兩個傑出作品- 米拉之家(casa mila)與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o)我們也去朝聖過; 一次又一次, 我們走入了高第天馬行空的異想世界, 翱遊其中。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這些建築屋頂上的煙囪; 高第利用巧思把煙囪頭設計成各種獨特帶有幾分詭譎的奇形怪狀, 有的像騎士面具, 有的像貓頭鷹,有的像蘑菇, 還有一個像彌勒佛! 另外高第還把囪身設計成流線型,使其看起來更有質感.原本又黑又髒的東西,在高第的精雕細琢下, 成了藝術。


巴塞隆納是個沿海都市, 所以這裡的海鮮特別好吃。 來到這裡一定要來吃西班牙的國民料理--海鮮飯! 再配上西班牙國民水果酒sangria, wow, 感覺我的味蕾要被寵壞了呢! (在此提醒大家: 西班牙海鮮飯都偏鹹,為了您的腎著想,請斟酌食用)


剛剛說巴塞隆納靠海.......靠什麼海? 地中海啦!
這是我與地中海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不知道為什麼有股莫名的興奮, 可能是我這些年來看太平洋還有那個黑黑的English Bay看膩了吧!


 
第二站: 格拉納達(Granada)

在經歷了飛機延誤,托運行李變成手提行李, 因天氣關係被迫降落在別的城市的幾番波折中, 我們來到了格拉納達。 這裡最著名的景點是阿爾罕布拉皇宮(Alhambra Palace), 是個融匯回教與天主教風格的華麗建築。 當時在統治這裡的回教徒敗給入侵的天主教徒後, 後者將宮殿一部分加以改修重建, 不過大致上保留原貌。 後來被拿破崙攻破, 許多地方被炸毀, 維修工程在隔了多年後才開始進行。 

在裡頭走走參觀時一度腦筋錯亂; 我是在西班牙還是在中東國家?


 夜晚的皇宮別有一番韻味.


晚上去看佛朗明哥(flamenco) show。 佛朗明哥為當時的摩爾人(西班牙的原住民)所發明的舞蹈,由於摩爾人住在洞穴裡頭我們去看表演的地方也是在洞穴裡很有感覺 去的人每個都會有一杯酒可以邊喝邊欣賞表演。 這種充滿悲憤情緒的舞很有張力從一開始的情緒醞釀配著歌唱者沙啞滄桑的嗓音,到之後把忍住的情緒一次又一次地以排山倒海的瘋狂踢踏爆發出來激情豪邁,我體內所有的神經弦都快被挑破了。 我們當時就坐在表演台旁邊(其實就是地上一塊長方形木板供舞者踢踏使用), 跟表演者只有大概3公分的距離; 我想只有年輕人和像我們這種第一次去的觀光客才會坐那裡吧, 那種一直不斷朝你撲過來靈魂翻滾的震撼, 老人應該承受不住...而且真的, 踏的我心都快跳出來了 (中間還一直擔心我放在地板上的酒會被她們震倒哈哈)。 


世界末日當天早上我們去郵局寄明信片。 感覺在這天寄信還滿特別的, 這樣收到的人以後就可以拿這當推翻馬雅預言的證據(是我想太多了)。 後來還誤打誤撞吃到一頓令人難忘的好吃早餐。 下午去古城區晃晃, 爬到一座小山丘上眺望格拉納達這可愛的城市。 我悠悠地躺在石牆上; 要是預言成真, 這樣舒服地過完生命最後一天其實也不錯。



  第三站: 馬拉加(Malaga)

馬拉加, 畢卡索的故鄉。 第一天在從車站走到旅館的途中,又幸運遇到了一個好心的西班牙人, Mark, 問我們要去哪裡, 並親自帶我們走到目的地。 果然不管在哪裡都是南部人比較熱情啦! 我們以馬拉加為中心, 採放射性玩法, 去了Nerja的歐洲陽台和Frigiliana的白色山城。 歐洲陽台就座落在太陽海岸上(地中海沿岸其中一區), 站在上面, 地中海與太陽海岸的美一覽無遺。 這裡有濃濃的度假氣氛; 一排排棕小孩子們在陽台上奔跑, 旁邊的咖啡館...好自由, 好寫意。 坐在陽台上的長椅上, 望著被陽光打的閃亮的地中海, 海水清澈泛藍, 像是剛進城的姑娘, 清新脫俗, 讓人愈看愈迷戀。 我每次看海時都會像小孩一般地想, 我思念的家人朋友們是不是就在海的另一邊, 然後思鄉之情油然而生。 但轉念一想, 這是地中海耶, 海的另一邊應該是個我不曾去過的國度, 摩洛哥之類的吧!
 

夕陽西下, 鳥兒回家。 地中海換了套衣裳, 跟我說再見。


我們之後還去了點綴著太陽海岸的白色山城。 裡頭的人和建築像是自成一格, 散發著溫暖的氣息。


在Malaga三天有兩天跑來Pepa Y Pepe吃晚餐。 這是一家賣Tapas(西班牙下酒菜的統稱)的bar, 是第一天帶路的Mark介紹的, 便宜又好吃, 重點是可以吃的飽! 一天的行程結束後, 來這裡吃Tapas,配大口大口的啤酒, 消除疲勞, 好過癮! 果然有local介紹的就是不一樣, 真是個令人懷念的好地方。


離開Malaga那天, 我們爬上了阿卡乍堡(Alcazaba;回教城堡), 最後一次欣賞這片上帝最偏愛的土地。
 

第四站: 賽維亞(Seville)
 
在到Seville前我們去了Ronda一日遊, 拍拍"新橋", 逛逛鬥牛場。 走在鬥牛場中間偌大的競技沙地上, 想像周圍的觀眾席上塞滿了觀眾, 大聲喧嘩吆喝, 然後前方一頭比我大數倍的牛頂著牛角朝我衝刺過來... 我不自覺地起了滿身雞皮疙瘩。 鬥牛可以算是西班牙的國民娛樂表演, 危險性十足;很多人認為是藝術的表現, 不過手法過於殘忍, 先邊把牛把玩一番邊將幾根矛插在牛身上, 最後再一刀刺入咽喉使其斃命...你看那地上被染紅的砂塵, 那是牛的血啊...
 

抵達賽維亞的當天晚上是聖誕夜, 大教堂開放給大眾進去參加午夜彌撒。 彌撒12點開始, 過程大致就是牧師講講話, 大家跟著小手冊唱唱歌, 然後換不同人講講話, 大家唱歌...當然全程都是用西班牙文, 所以我當然全程都在打瞌睡, 要站起來唱歌的時候還要扶著桌子不然會倒向旁邊的人。這樣好像有點不尊敬, 不過我已經在教堂裡了, 所以直接跟主懺悔就好A____A。話說這教堂和倫敦的聖保羅教堂以及羅馬的聖彼得教堂並列世界前三大教堂呢。


聖誕節這天我們去了西班牙廣場。 來到這裡彷彿走進了一部愛情電影; 廣場上一個美麗的邂逅, 一段歐式浪漫愛情故事就此展開。 我終於了解為什麼歐洲人喜歡坐在像這種廣場的地方坐整個下午了, 因為他們都偷懶沒去上班(沒有啦...)。 隔天我也拿了我的三明治午餐來這裡, 坐在廣場上的涼椅上, 享受一個屬於自己的歐式下午。


終點站: 馬德里(Madrid)

馬德里不愧是一國之都, 要見它一面跟見皇帝一樣困難。 本來預計坐晚上11點15分的夜車從賽維亞出發到馬德里, 抵達時剛好是早上, 可以開始一天的行程, 沒想到9點多到車站要買票時已經沒位子了, 要等到隔天下午6點才有空位。 這樣不就要在塞維亞露宿街頭一天? 後來大夥決定直接去問司機看可不可以後補。 本來想說希望渺茫, 因為西班牙司機通常都是打完全不會說英文的牌, 後來在我們契而不捨的三番兩次詢問和哀懇的眼神下, 司機終於大發慈悲讓我們上車。 看來西班牙還是比較好說話, 沒英國那麼死板啦!  到馬德里時天氣是冷到一個不行, 跟南部的宜人氣候截然不同; 走在馬德里街頭有種想一直尖叫的衝動, 因為實在是太冷了!

 
太陽門廣場乃馬德里市中心的核心, 10條街以廣場為中心放射出去, 街上充斥著大大小小的服飾店, 餐廳, 酒吧, 形成一個充滿活力的熱鬧商圈,有點像台北西門町, 是年輕人愛來的景點。 這裡是人們相約見面的熱門地點, 也是西班牙人吃12顆葡萄跨年的地方。 我們在這裡一家叫生火腿博物館的餐廳享用遲來的聖誕大餐: 兩大盤生火腿, 一盤烤雞和啤酒, 好滿足的人生。 (話說在聖誕夜和聖誕節那兩天, 餐廳不是沒開就是早早關門, 所以我們是自己煮)
 

離開馬德里前一天, 我們跑來塞哥維亞(Segovia), 在馬德里的郊區。 這裡有座巨大的水道橋, 為當時的羅馬人所蓋, 目的是將17公里外從山上流下的河水引進城市裡, 讓市民取用。 走近橋身仔細一看,愈看愈覺得不可思議; 這只用石頭堆起的玩意怎麼能在過了將近兩千年的時間後還能這麼地屹立不搖?(令人不禁感嘆現在有許多那種風一吹就倒的房子...)還有他們是如何把一塊塊巨型花崗岩黏在一起做出拱門的形狀, 並確保其不會鬆掉垮下? 想想在當時沒有機器, 沒有科技, 只有人力的時代, 能造出這種鬼斧神工的建築, 實在令人不禁讚嘆羅馬人的智慧。
  

在Segovia吃了當地有名的烤乳豬, 吃到後來覺得有點膩。 就當是吃體驗的吧!
 

後來去了Segovia的阿卡乍堡; 白雪公主的家就是依這個城堡的型畫的。 童話故事般的城堡如假包換地矗立在我眼前, 真感動。
  

在馬德里最後一個晚上去了當地一家知名夜店: PACHA。 這家夜店讚的地方在於它的音樂, DJ都是高水準級的, 而且裡面全面禁菸, 還有security和工作人員不時走來走去巡邏, 給人一種安全感。 那晚, 我只能說我們整個征服PACHA的dance floor, 連在DJ旁邊跳的火辣, 正到翻掉的西班牙女帝都來關注我們, 請我們喝shots, 最後連Bartender也請我們喝酒。 Man I love espanol! 很可惜那次為了保險起見, 大家都沒帶相機跟手機, 沒能與女帝合照, 算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But THANKS FOR THE NIGHT, MADRID! 真是個令人永生難忘的美好夜晚. 瘋狂, 卻又沒那麼瘋狂。

隔天早上大家都很鎮定的整理行李, 沒有人有hangover, 一切回歸正常。12月30號的其中一班飛機把我們從馬德里送回倫敦; 我們又回到了say hello的國家。 
---------------------------------------------------------------------------------------------

一些值得分享的小事:

為了融入西班牙當地的生活, 我們會去local早餐店點上一杯con leche(1/2咖啡+1/2牛奶)。 在南部還可以點manchado(1/4咖啡+3/4牛奶), 而且南部的咖啡是用玻璃杯裝的, 很特別。 除了咖啡外, 吃的可以點churros(西班牙油條), 配著熱巧克力, 這是西班牙人早餐的熱門選擇(可當點心)。  



南西班牙之前大部分為回教徒統治, 所以路上隨處可見橘子樹。 有一回我們摘了幾個來吃, 吃了第一口, 勉強吃了第二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那橘子整個酸到骨子裡去, 感覺舌頭要被酸壞了! 難怪連那些大剌剌地長在路邊, 果實纍纍的橘子樹都沒有人去摘, 哈哈!


西班牙人平常很喜歡三五個朋友聚在一起, 邊吃tapas邊喝酒, 邊聊天, 一天有大半的時間花在這上面。 難怪經濟會衰退...
 

西班牙的電視節目全部都是西班牙文配音, 連好萊塢電影和美劇都是; 有一次還看到Will Smith用西班牙文在說話, 緊接著就是一陣罐頭笑聲...有時候真的很讓人受不了,  難道就不能好好講英文原音然後用西班牙文字幕? 這樣西班牙人至少可以聽英文, 英文會比較好, 不至於連hot chocolate都聽不懂。 不過看在他們有播高清的NBA比賽的份上, 就原諒他們吧。
 

出來旅行因為要一直走路, 消耗許多能量, 身體常處在餓肚子的狀態; 而在外面的餐廳吃又吃不飽,所以到後來, 麥當當成了我們在西班牙的最佳良伴。 果然還是北美比較適合我, 這才對嘛, 餐廳的食物就是要多,要大!! 順帶一提, 這裡麥當勞的薯條可以換薯塊或沙拉喔。


如方才所說, 西班牙人的英文讓人不敢恭維, 不過有時候他們的熱情能彌補一切。 比方說, 當我們用英文問路時, 他們會很熱心的跟我們講解, 講的很詳細, 只是從頭到尾霹靂啪啦都是西班牙話, 好像就把我們當成是西班牙人一般。 有時候會自己講到太high, 手舞足蹈, 而我們也只能不斷點頭跟他們說si, si, si...有點荒缪的畫面。 不過我們會觀察他們的手勢, 要是有比三就知道大概是第三個路口, 然後要是往左指就代表要在第三個路口左轉這樣。 他們的熱情不只展現於此, 在車站, 街上, 海邊處處可見情侶們熱吻, even gay couples...
 

在西班牙的防扒手模式就是:
 
1.不帶背包! 背包背在後面, 人多擠來擠去的時候別人開你背包你很難感覺得到。如果堅持要背, 那麼背包裡放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就好, 如水, 食物之類的。至於貴重物品放哪, 請看2. 再者可以買個防盜背包, 像我朋友一樣, 把所有東西都放裡面也行。
 
2.穿有拉鍊或扣子口袋的衣物, 有暗袋的也可以, 然後把貴重物品放裡面。我出門通常都把貴重物品如錢包, 護照, 手機之類的全部塞進有扣子的外套口袋裡, 而且我口袋在前面, 所以人多的時候就把口袋壓住就好。如果你是夏天去西班牙, 不需要穿外套的話, 穿有拉鍊口袋的褲子也可以。 不然也可以像剛剛所說, 背個防盜背包, 把東西放裡面。
 
3.記得出門帶今天要花的錢就好, 然後儘量把錢分散, 有的放口袋, 有的放隱形腰袋這樣。 沒有隱形腰袋的可以去買一個, 很好用, 機場有在賣, 但會比較貴一點。

---我的相機是數位相機, 可以塞進口袋裡, 比較好方便攜帶。 當然我知道現在大家都是單眼, 大砲一族, 那種就只能側背在身上或套在脖子上, 要小心一點就是了。

---如果是跟朋友一起, 大家可以互相照應; 像我們就會比如說一個人在看地圖時, 其他人就背對背地把那個人圍起來, 查看四周, 像貼身保鑣一樣, 讓中間那個看地圖的享受一下當明星的滋味, 哈哈。  
 
 --------------------------------------------------------------------------------------------------
喃喃自語:
 
不知道為什麼, 西班牙人對亞洲人的印象就是"gangnam style"。 有些人走在路上看到我們會朝我們大聲喊"gangnam style!", 然後做出騎馬的動作; 在夜店放這首歌時也是一樣, 所有人會看過來我們這裡, 期待我們做出什麼勁爆舞蹈。 我就在想, 在現在到處都是中國人的時代, 他們還能把我們當成韓國人, 實屬難得。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 這首在整個世界都在發燒的騎馬歌都已經紅到變成夜店的必放歌了, 想叫他們不這麼把亞洲人歸類都難。

---------------------------------------------------------------------------------------------------

寫完這篇遊記, 我已經沒精力再寫2012回顧了, 就把兩個寫在一起吧!
 
2012年, 大學順利畢業了。 暑假和一群朋友去日本玩, 回台灣找朋友聚聚, 然後回溫哥華和家人團聚, 過了4個月的美好時光。 9月來英國精算研究所深造, 原本對英國的憧憬, 在來不到短短寄個月便破滅。 不過這都會習慣的, 我總是告訴自己, 要不斷適應新的環境才不會被淘汰。 我親愛的家人朋友們, 我真的好想你們, 很期待下次見面的那一天。
 
最後來首2012謝幕曲吧:

馬德里 不思議 突然那麼想念你....

The year 2012 is like a cake, Espanol trip is like an icing. Now let me put the icing on the cake, to cap off this fruitful year. 

小丹丹就是愛分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