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歸忙, 該紀念的事還是要記錄下來一下


從何說起呢? 從萬聖節那天開始好了.
 
 1031, 我們學校的台灣同學會辦了一個活動, 有許多台灣人出席, 另外還有別的學校的台灣社團也有來, 大家聚在一起, 吃著大家自己做帶來的菜, 刻刻南瓜, 吃喝玩樂好不盡興. 當天晚上, 我和賽巴, Tina, 淇淇, 琦安和Y趁還在興頭上之餘, Tina房間打牌打屁玩通宵, 過了在英國第一個爆肝的夜晚. 那天晚上玩的牌很邪惡--一副每張都印有一個著名台灣小吃的圖案的牌, 如大腸包小腸, 香雞排, 珍珠奶茶.... 在他鄉的夜晚玩這種牌對每個留學生都是一種折磨啊....這也就算了, 後來某人還想到更邪惡的處罰方式: 輸的要隨機抽一張牌, 然後要做那張牌上秀的食物給大家吃.

我們一直玩玩到大家都輸過一遍為止(好像有點失去處罰的意義). 結果大家要做的菜色如下
 蚵仔煎, 魷魚羹, 碗稞, 小籠包, 叉包, 宮保雞丁
 
這感覺好像是古代皇上無理的要求御廚做一道烤龍肉給他吃一樣, 荒唐至極, 要做小籠包和碗稞的等於直接被皇上判死刑....但我們還是鼻子摸摸, 勇敢的接受挑戰. 皇上給了我們兩個禮拜又三天的時間變出這幾道菜.
----------------------------------------------------------------------------------------------------------------------------------------------------------------------------------------------------------
 
處決日當天: 1117

 
這天是禮拜六, 六個自作孽的起了個老早,搭公車去Whistable (學校附近一個海岸小鎮)購買食材; 我們要去龍穴找龍肉了!

Whistable
雖然靠海, 但感覺沒有想像中冷, 微微的海風吹起來是舒服的, 沒有寒風刺臉,沒有瑟瑟發抖, 沒有想要罵髒話的衝動. 一行人沿著海邊, 走著走著, 一路聊天, 欣賞海邊一排排彩色噴漆的小屋, 拍照. 而當然, 一群人出去玩一定要做什麼? 當然是要玩KUSO + 情境照啦!

隔山打牛, 猴塞雷啊!


gangnam style飛天版 - 我只能說 被騎的馬兒們 辛苦了... 

 
中午就在一個當地的魚市場裡吃午餐, 吃完順便買蚵仔和魷魚. 因為蚵仔沒了, 所以買生蠔和蝦子代替(感覺蚵仔煎要升級成蠔蝦煎了, 好期待!), .後來回到小鎮市中心還買了cupcake, 我們已經做好犒賞自己的準備了.

回到宿舍已是下午4點多, 大家抱著緊張卻躍躍欲試的心情, 開始一場不可能MODE的遊戲.
 
Tina廚房裡可以看見, 做叉包和小籠包的不斷地搓揉摔打麵糰, 完了之後把它桿平(連桿麵棍都出動了), 包餡, 拿到大同電鍋裡蒸; 另外一邊是賽巴在跟會一直流黑墨汁的魷魚奮鬥, 試圖將牠大卸八塊, 搞得滿手烏黑; 我這裡是在把雞去骨, 切塊, 醃肉, 也是弄了老半天. Tina則是手快腳快, 我到戰場時已經有一碗碗稞在碗裡準備好進鍋子裡蒸了, , 台南來的身手就是不一樣.  大家每個人都異常專注在自己手上的工作, 常常某個人問個問題要問個大概三遍以上才會有人答腔我想以後讀書集中不起精神就想像我們在搓麵糰,剖魷魚,去骨好了.


忙了好一陣子,  成品陸陸續續出爐, 先是叉包,然後是小籠包, 碗稞. 這時候又不得不要讚嘆一次: 大同電鍋實在是太無敵了. 我的宮保雞丁也在有Tina的花生和乾辣椒的加持下完成; 這才像是宮保雞丁嘛. (哥我差你一步了!). 
 
最後是重頭戲: 蚵仔煎. 不得不說, 蚵仔煎真的不好做, 雖然只是一團麵糊+幾個蚵仔和蛋攪和在一起, 但要做出來有那個型很不簡單. 後來發現, 其實根本沒需要做出那個型, 只要醬汁對了, 淋在上面誰管你把他煎得是圓是方是凹是凸. 而賽巴調的那醬汁, 我想應該可以當他向對象求婚的籌碼了, 如假包換, 跟每個人家附近那家蚵仔煎小吃店的醬汁一模一樣! 有他這個醬汁, 我想我們不會被皇上砍頭了.


 

九點半, 所有菜色上桌. 折騰了一整天, 終於, 大家拖著疲憊的身軀, 打開通往台灣的任意門.

看著桌上一盤盤台灣道地的小吃料理對台灣的思念一陣湧來原來當一個台灣人是如此的幸福.
 
在英國吃著會流汁的小籠包, 沾有台南道地醬汁的碗稞, 升級版的羊肉叉包, 我家巷口那家蚵仔煎, 鲜美的魷魚羹, 真的嗎....?誰來把我打醒,趕快, 告訴我這一切只是夢一場...?人生還要追求什麼呢?&

小丹丹就是愛分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